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六十二章 敬友谊和回忆
    “他毁灭了我们的族群还不够,这几个月还在追杀剩下的人。”口罩男恨声道,“托他的福,我的族人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失去了树蛹,我们本来就已经没法繁衍了,然而他依旧不肯罢休,连让我们躲进人类社会,安静过完剩下的时间机会都不给我们,既然如此,那大家干脆就鱼死网破好了,我们也会杀光所有和他有关的人,让他一个人孤独的过完后半生。”

    柏青已经退到了停车场的最后面,再没有退路。

    她左右打量了一下,最后从垃圾桶里抽出了一只旧灯管。

    如果是以前的她,这时候大概率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然而经历过三个月前那次事情的洗礼,她虽然依旧很害怕,但是至少小腿肚子没有再打哆嗦,而且还能想办法保护自己,虽然她也不知道手里的灯管究竟能派上多少用场。

    眼见对面的口罩男一步步向这边逼近,柏青也只能握紧唯一可以依靠的灯管。

    口罩男似乎对柏青的反应也有些不太满意,在它的认知中柏青这时候应该瑟瑟发抖,极力撇清自己和张恒之间的关系才对,然而看后者的样子却似乎是接受了对方来找她寻仇的理由。

    口罩男不想再耽搁时间,虽然现在停车场里没有人,但不代表之后不会有车进来,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他加快了脚步,向这边冲来,准备速战速决。

    而战斗结束的也的确像他预计中那么快,他只跑出了不到五步,后脑勺上就爆出了一串血珠,一颗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子弹钻进了它的脑袋里,而且正好穿过了第四脑室中的那道阴影。

    口罩男的瞳孔里写满了不甘和惊讶之色,与此同时还带着一抹恐惧。

    然而下一秒它已经没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向前扑去,正摔倒在了柏青的脚边,看到脑后那个血洞和里面流出的脑浆与血液的混合物柏青却并没有被吓得尖叫出来,反而露出了一抹喜色,丢掉了手中的灯管,抬头四处张望着。

    “是你,你在这里对不对?!”

    “…………”

    停车场里没有人应答。

    “所以你就打算这么一辈子都不来见我吗?”柏青大声道,“你在害怕什么,怕我对你问出那个问题吗?我对你来说,比那些东西更可怕吗?”

    又过了半晌,终于有声音从隔壁楼顶传来,张恒有些无奈道,“有什么事情之后再说,这家伙还有个同伙在商场里,它一个人没法一边追你一边把消防通道的门给关上,你先帮我把尸体搬到车上,我去解决另外那个家伙。”

    张恒说完从上面抛下了一把车钥匙。

    “好的。”柏青接到手里,开心道,顿了顿,似乎是担心张恒再一次不告而别,她又补充道,“这段时间……我很想你。”

    “我知道。”

    张恒说完这一句就从楼顶消失了。

    …………

    一刻钟后两人重新在停车场小相遇,柏青本来想冲上去,但是这时候一辆福特蒙迪欧正好从外面驶了进来,挡住了她的路,柏青不得不等蒙迪欧过去这才冲了上去,这时的她再顾不上什么矜持,直接跳到了张恒的身上,像树袋熊一样紧紧的缠住了后者。

    后者不得不伸手也抱着她,防止她从身上掉下来。

    “我就知道你还没有离开。”柏青道。

    那辆蒙迪欧找到车位停了进去,之后一家三口下车,看到这一幕,当父亲的连忙捂住了小儿子的眼睛,母亲也在一旁连连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公共场合真是一点都不注意。”

    平时的柏青听到这句话估计就要脸红了,但是现在她的心里只有重逢后的喜悦,被人这么说竟然也没有从张恒的身上下来。

    她还大着胆子伸手摸了摸张恒的脸颊,“我是在做梦吗,你真的回来了?”

    “是的,我回来了,但是我没法待太久,因为你知道的……而且女厕所里还有具尸体等着我去处理。”张恒答道。

    “有时候,我的确在想在拯救过地球后你是不是就会回氪星了。”柏青红着眼睛道。

    “当我把剩下的这点事情做完,是的,我恐怕要离开相当长一段时间。”

    “相当长是多长,永远那么长吗?”

    “差不多吧。”

    “所以之前那个问题,其实并不只是暗号对吗?”

    “抱歉。”张恒歉然道。

    “不,你不需要对我说那两个字,你拯救了我还有我的生活,你是我的英雄,即便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柏青道,说完她用最快的速度偷袭了某人,嘴唇和嘴唇短暂的相交之后又迅速的分开,轻柔的就像是蜻蜓掠过夏天的池塘。

    柏青的脸庞这一次终于还是红了起来,喃喃道,“原来这就是接吻的感觉吗。”

    …………

    ……………………

    酒吧休息室的卡座上,张恒从代理人战争副本中醒来。

    和以往不同,这一次他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实际上当他在3号车间的屋顶做出那个并不存在于任何记忆中的动作后他自己也一直在研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过之后他又试了几次,却都没能复制出之前的效果。

    除此之外张恒也再次检查了身上的那些道具,确认没有道具和屋顶上的事件有关。

    如果再加上之前那个诡异的梦境——潮湿与阴暗的海边小镇,相貌奇异的老人。那么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或许比这趟副本之旅本身更值得注意。

    “你的气色看起来不错,”调酒师小姐道,“怎么,在那边看到老朋友了吗?”

    “算是吧。”张恒道,“你今天看起来也很高兴,为什么?”

    “哦,或许是因为我也有一位老朋友要来了,我等他等了很久了。”调酒师小姐的眼中闪烁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之后她动作麻利的调出了两杯鸡尾酒,将其中一杯推到张恒的面前,举杯道,“敬友谊和回忆,世间最美的两样东西。”

    “这酒你不是应该留着和你的老朋友喝吗?”

    “没关系,和你喝也是一样的,反正他也不怎么喜欢喝酒。”调酒师小姐将属于自己的那杯鸡尾酒一饮而尽,之后微微皱眉,“是不是太涩了一点,我的柠檬汁是不是挤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