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体育万博app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七百七十五章 拆迁区会面
    八点四十分左右,杨东一行人开着破面包车,已经驶过了一座横跨南运河的小桥,向东塔拆迁区方向赶去。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这时的时节已经过了国庆节,一阵寒风袭来,桥头的几颗杨树上,大片枯黄的树叶洋洋洒洒的落下,桥下的水面也不住激荡,拍打在河岸上以后,随之泛起大片鱼鳞状的波纹,夏日消融江河横溢,莫名给人一丝悲凉之感。

    随着罗汉一路驱车行进,面包车一头扎进了双方约定好的拆迁区之内,杨东他们来的这片拆迁区,如今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拆迁进度,不过还没有到了进行建设的阶段,所以放眼望去,尽是满目残垣,除了月光,再无其他光源。

    “东哥,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腾翔看着周遭的一大片残垣断壁,心里有点发虚的问道,至少在他看来,这种地方绝对不像是谈正事该来的地方。

    “没事,安心,他们选这种地方,就是要给咱们造成心理威慑。”杨东体态放松的笑了笑,拿起中控台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看着前面的岔路口,同时拨通了田江的电话号码。

    “喂?”田江的声音随即传来。

    “我到你说的岔路口了。”杨东言语稳健的开口。

    “走左边,最里面有一个拆了一半的大院子。”

    “嘟…嘟……”

    田江语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边。”杨东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伸手指了一下左侧岔路,低头把烟点燃。

    ……

    与此同时,李春桥开着一台丰田亚洲龙,正载着大彪,向东塔方向极速行驶。

    “铃铃铃!”

    手机铃声再度响起,大彪看见来电显示,喝着苏打水接通了电话:“咋了,哥们?”

    “你还好意思问我咋了,杨东都快到了,你在哪呢?”田江不耐烦的催促道。

    “我已经到烈士陵园这边了,最多再有半小时,肯定能到!”大彪看着外面的街景,信誓旦旦的开口。

    “抓紧吧,过了桥之后一直走,遇见岔路走左边!”田江扔下一句话,直接将电话挂断。

    “彪子,抽根烟。”李春桥等大彪挂断电话之后,笑着递过去了一支烟,同时把打火机也递了过去:“哎,我怎么感觉,你挺怕田江呢?”

    “操!你真能扯,我怕他干啥!”大彪本能间驳斥了一句。

    “没有吗?那可能是我的错觉吧,呵呵!我就是感觉田江说啥你都听,像他的小兄弟似的。”李春桥继续用小语言跟大彪渗透着。

    “你别在这挑拨我俩关系昂!我告诉你,我不是怕田江,我是尊重他,懂吗!”大彪坐在椅子上,不停的喝水,但仍旧感觉口干舌燥的吞咽着唾沫开口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拿我当傻逼,但田江是真的对我好!别人都想着怎么骗我,只有他不会,所以他说啥我就做啥,肯定错不了!”

    “哥们,话也不能这么说吧,你看海风大哥对你不是就挺好嘛,你想玩东西,他马上就给你备足。”李春桥咧嘴一笑,微微把副驾驶车窗和左后车窗降下了一道缝隙,让对流风不断吹着大彪,想要催着他上劲。

    “嗯,这话也对,该说不说的,海风这个人确实讲究,对我也相当不错,当年我在看守所的时候,就靠卖屁.眼子混烟抽,有一阵子我脱肛了,全指着他给我买烟了!”大彪这人对于脸面基本不怎么看重,所以提起自己曾经的“光荣历史”,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大彪,我说句多余的话昂,我感觉田江这个人,跟你未必有那么好的关系,你看昂,这次你跟杨东闹矛盾,起因是不是因为他们把你弟弟祸害了?但是到了最后呢,田江却因为这个事,向勇顺大哥狮子大开口,要了好几十万,这钱,好像一分都没给你吧?”李春桥心里清楚,田江如果把这钱给了大彪,他也不至于找朱勇顺去要东西抽,肯定自己就去买了。

    “啊,那钱田江帮我攒着呢,他怕我败家。”大彪大大咧咧的点头。

    “重点不是钱,是事!我觉得吧,田江还是没拿你当真朋友,这是如果换成我朋友的弟弟让人打了,我肯定帮忙报仇,不带跟人家谈判的!啥叫谈判啊?不就是准备把这事黑不提白不提的遮过去了吗!最后田江是拿到了一大堆好处,但是你弟弟,肯定就白挨打了!”李春桥把着方向盘,不断用话给大彪溜缝。

    “你啥意思?”大彪听见这话,随即吧嗒了一下嘴唇,因为他忽然觉得,李春桥说的话,好像也有些道理。

    “我能有啥意思,这都是你们的事,我不就是跟你闲唠嗑嘛,反正这事换成我,我肯定不带善罢甘休的,谁知道你咋想的了!我觉得你这个人真是挺实在,就为了田江这么个哥们,连自己亲弟弟让人祸害成那样都能忍,呵呵。”李春桥趁着红绿灯的空当,拿起烟盒笑眯眯的开口。

    “你啥意思,你埋汰我呢?”大彪被李春桥一语戳中痛处,当即立睖起眼睛喝问一句。

    “你看,我不就是跟你闲唠嗑嘛,你这个人咋动不动就急眼呢!二彪是你弟弟,也不是我弟弟,他挨了揍,你不敢跟杨东呲牙,跟我破马张飞的有啥用!人又不是我打的!”李春桥看见大彪已经有点上道了,当即止住了话题:“拉倒吧,我可不跟你说这个事了,你愿意咋地咋地吧!”

    “艹你妈!你把车开快点!你看着,今天晚上我肯定干了杨东!”大彪莫名上来了一股虎劲,瞪眼眼睛喊道。

    “你爱干不干,那是你的事,估计到时候田江一瞪眼,你就该滴答尿了!”李春桥一脸鄙夷。

    “你放屁!我他妈想干谁!天王老子都拦不住,田江能咋的?我就不信我要干杨东,他敢拦着我!”大彪越说越来劲的犟嘴道。

    “对,你说的都对!你今天就是干玉皇大帝,都没人敢拦着你!”李春桥微微点头,随即在外衣口袋里拿出了那个黑色的塑料袋递给大彪:“帮我个忙,把这个放在副驾驶手扣里!”

    “这啥呀?”大彪接过塑料袋,感觉入手一沉,于是就打开看了一眼,等他看见里面森光熠熠的仿五四之后,眨巴了几下眼睛:“哎,你把这玩应给我呗!”

    “操!你以为这是搓澡巾呢,说送人就送人!你给我放手扣里,我一会要账还得用呢!”李春桥假了吧唧的回应道。

    “我不找你要,你就借我用用,等用完我就还你,行不?”大彪虽然嘴上客气着,但退下弹匣检查了一下子弹以后,已经准备把枪揣起来了。

    “你别扯淡,这枪我真有用!”李春桥伸手就要抢。

    “哗啦!”

    大彪看见李春桥的动作,直接上膛指向了他:“艹你妈!能借不?”

    “操……”

    李春桥看见大彪的动作,登时无语:“我真服了,你纯纯是个活爹!都他妈这样了,我能不借吗?但是咱们说好,你要是用这把枪犯了啥事,我可不认昂!”

    “你放心吧,我这个人,从来不出卖朋友!”大彪把击发锤卡到保险状态,将仿五四往怀里一揣,外凸的眼睛满是凶光:“你等着,今天晚上我肯定把杨东崩死!”

    “别吹了。”李春桥继续开车。

    “我吹不吹牛逼,明天你看新闻就知道了!我他妈有精神病,杀人也不犯法,我怕啥?”大彪目光执拗,明显是上劲了。

    ……

    东塔拆迁区,屠宰场院内。

    此刻田江和小萨、小伍三人,正坐在院内,用捡来的破木头门框和破碎的房梁啥的点起了一堆篝火,几个人坐在边上喝着罐装啤酒闲聊,这时候虽然还没有入冬,但是夜晚的温度也已经很低了。

    “踏踏踏!”

    随着一阵脚步声泛起,出去撒尿的大柏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江哥,杨东他们到了。”

    “来了多少人?”田江把手里的烟头弹进火堆,拿起旁边的一把仿九二,上膛之后插在了后腰上。

    “没看清,他们正开车往这边走呢,应该只有一台车。”

    “来了好,走吧,出去看看。”田江听见这话,从火堆旁边起身,小萨和小伍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但他们俩因为身上有伤,所以全都是赤手空拳,大柏则拎起一把锯短的私改猎,裹在了衣襟里。

    “吱嘎!”

    十数秒后,杨东他们的面包车停在了屠宰场门前,田江也披着一件风衣,站在了倒塌的墙壁边缘。

    “咣当!”

    杨东推门下车之后,借着灯光看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田江:“你是田江,还是大彪啊?”

    “田江!”田江声音平稳的回应道。

    “哗啦!”

    与此同时,面包车的侧门敞开,黄硕和腾翔也随即站在了车下。

    “小B崽子!你们还他妈认识我吗?”小伍认出曾经砍伤他的黄硕和腾翔之后,扯着嗓子,嗷的就嚎了一句。

    “我认不认识你能咋的!上次我砍你的时候,你不是也哆嗦了吗?”黄硕一点没怵场,挺着胸脯子喊道。

    “哗啦!”

    一边的大柏听见这话,登时掏出了裹在怀里的私改猎:“小傻篮子!你们是不是他妈活够了?”

    “艹你妈!你把枪给我放下!”罗汉看见大柏的动作,挡在黄硕身前,攥着一把军刺就要迈步。

    “你妈B!拿把破刀吓唬谁呢!你给我跪下!动一下,全给你们埋在这!”田江看见罗汉掏刀,拽出后腰的仿五四,一声暴喝在无尽废墟当中传出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