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从慎重开始 > 第171章 锦的天使投资
    夜晚,

    谢玉在良乡过夜,和伙计找了一家塌房,存放贵重的货物。

    所谓塌房,并非是倒塌的房子,而是寄存货物的地方。

    也叫邸店或传舍。

    在良乡街道的巷尾有一家,还是最近才新开的,不仅可以存放贵重物品,连商人的货物、马车也可以存放。

    存放着大大小小的箱子,还有马匹。

    把贵重商品存了,谢玉一身轻松,带着两个伙计,今夜准备露宿街头。

    来良乡一趟,带的银子不多,谁知良乡有那么多好东西,全用来进货了。

    留一些银子做返程的盘缠。

    躺在良乡的街道上,鬼影都没一个,街道上冷冷清清,他算是第一批来良乡的商人。

    谢迁暗自庆幸,第一批来的商人,没有不赚银子的。

    “东家,咱们今晚在这儿过夜?”伙计担忧问,以前还有柴房睡,现在连柴房没的了,不怕流民,就怕被野狗叼走。

    “怕啥,明天吃一顿好的,咱们就回江南。”

    谢玉枕着包裹,美美的躺下,这是个发财的机会,银子花在刀刃上,下次带多一些银子来,就能住旅店了。

    当商人,没有几个胆子小的,胆子小的当不了商人。

    次日清晨,金辉打在良乡的街道上,微微有点凉。

    谢玉从塌房里取货出来,忽然听闻有人打听牙家。

    如醍醐灌顶般,这是个发财的机会啊!

    “你们且先看着,我去问问。”

    谢玉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良乡的知县张贤。

    “大人,小人想在良乡开个牙家,据小人所知,良乡许多商铺都被买了,可否帮小人打听打听,哪里还有地?”谢玉问道。

    严成锦愣住了,此人的生意天赋还在王不岁之上啊!

    良乡的工坊众多,日后必会成为大明的义鸟。

    牙家,就是个中介机构,可以雇轿子、脚夫、租马车、住宿等等,说白了就是租车公司+滴滴+酒店+中介+旅游公司。

    在江南那样的繁华大城才有。

    许多第一次来良乡的商人,抱着试探的目的,空手而来,来了之后又采购了一大批货物。

    但没有马车和伙计运走。

    现在每日来良乡的商人一百个不到。

    这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今后能赚银子,眼光比王不岁厉害。

    张贤乐意帮忙,良乡多一些商人就能多纳一些银子,“本官帮你打听打听。”

    谢玉十分高兴,良乡的县令人真好。

    从衙门里出来没几步,便被人叫住:“等等,你开牙场有银子吗?”

    谢玉见他从衙门出来,以为是张贤问的,便道:“没有啊。”

    “这个项目咱们少爷投资了,给你银子。”何能道。

    谢玉有点懵:“敢问你家少爷是?”

    “良乡的天使投资人。”

    何能递过一份契书:“这是天使契书,签了就能给你银子,给你地皮,给商铺和轿子。”

    谢玉微微张着嘴巴,天使投资人是什么玩意儿,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

    连忙瞧了一眼合同,除了日后赚的银子,要分一半给天使投资人,其他似乎没啥影响。

    不用出银子和地皮。

    他还赚了?

    “这是……张县令给的?”

    只见这时,张贤从衙门里走出来,面色古怪:“本官作担保,你签了就是。”

    有知县做担保,还有什么好说的。

    谢玉连忙签了字。

    没过多久,就有人来带他去看地方,在良乡街角,有个大空院子和几家商铺。

    何能把契书拿回去给严成锦,哭丧着脸:“少爷,咱们白白就给他银子的商铺?”

    “想法是无价的。”

    谣言一破,一个月过去,良乡的百姓和商人日渐多了起来。

    良乡街道上,一家油坊开门了。

    陈寿听闻流民跑来良乡,怕被劫掠,举家去乡下躲到现在才回来。

    谁知回良乡后,人竟比以前多了起来。

    “爹,幸亏当时没卖,你知道如今一家门铺能卖多少银子吗!”陈寿父子在城里卖油,赚个几两银子维持生计。

    陈老爷子唏嘘不已,良乡咋来这么多商人了?

    还多了工坊,和许多门铺。

    如今隔三差五就有人来问,门铺卖不卖。

    “听说在工坊那边,交了银子还能订货来卖呢。”陈寿想找老爷子要点银子,许多掌柜的靠这个发家了。

    很多新奇的小商品,棉签、牙刷,毛巾、牙膏,没听说过,但大户人家喜欢。

    倒手一卖,就能赚银子。

    陈老爷子保守了一些,卖大半辈子油,攒点银子不容易,不敢瞎折腾。

    七月初,天气燥热。

    严成锦让匠人打造了一口大冰鉴,把西瓜放在里头,冰一个时辰,吃起来哇凉哇凉的,极为解暑。

    夏天到了,轿子自然要装空调。

    尤其是去良乡县一趟,不装空调,轿子里能热死人。

    严成锦让匠人在轿子的四角,装了极小的冰鉴,不停有冷气喷出来。

    冰鉴里头装的,是冰。

    唐朝时,就有人发现了硝石放入水中,会吸收大量的热量,并且结出冰块,便被人用来造冰。

    只是装在轿子里有个坏处,就是不停有水流出来……

    下了值,一些大臣在午门等轿子。

    只见一顶轿子极为奇特,破破烂烂,底下不停漏出水来,停了一会儿,地上湿了一片。

    会撒尿的轿子?

    大臣们算长了见识。

    眼睁睁的看着严成锦抬脚,撩开轿帘,不紧不慢的坐进去。

    不经意间上了下马碑话题榜头条,严成锦有些不好意思。

    路过前门大街,听到许多读书人为良乡县争辩,流民这个瓜,总算是被吃干净了。

    几日一晃过去,京城谈论良乡的人越来越多,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李东阳也想去良乡看一看。

    特意告假一日,带着仆人去了良乡县。

    在京城通往良乡县的官道上,看见许多押运货物的小商队。

    李东阳坐在路边的石头歇息时,还有人跟他打招呼

    “嘿嘿,老哥也去良乡寻货?”

    “哎……想去良乡看看。”李东阳尴尬笑笑。

    往前走,官道上,有卖吃食的茶铺。

    小二挥起搭条,吆喝:“客观老爷,吃茶吗?”

    “嗯,歇歇!”李东阳下了轿子,让轿夫得口茶水喝。

    “这是什么茶?”

    “骑驴茶,提神的,走商走多久也不困。”小二吹嘘道。

    到了良乡,李东阳大吃一惊,这里竟比京城还热闹,街道窄小的缘故,人挤着人,货车占了大半街道,车水马龙。

    有许多摊贩,干脆把货物摆在地上吆喝。

    “爷,流民去哪里了?”仆人疑惑。

    李东阳也想知道,看起来似乎都是士绅和百姓,顺着街道往下走,东瞧瞧西看看,也没发现一个流民。

    他只关心流民,对良乡的商货并无兴趣。

    “走,回去。”

    如此盛况,陛下定然高兴,严成锦竟不向朝廷禀报。

    这个慎重的家伙,不知要观察到什么时候。

    回到京城,夜色已深,只好次日再进宫。

    一大早,天边刚亮起红晕。

    奉天殿,

    弘治皇帝收到一封严成锦的疏奏,令他有些失望的是,不是弹劾疏奏。

    但看完疏奏的内容,让他龙躯一震。

    “严成锦请奏取缔朝廷对良乡的赈济。”

    几万流民都安置好了?

    弘治皇帝出神之际,李东阳大步流星走入殿中:“陛下,臣有事要奏。”

    “李卿家说。”

    “臣昨日去良乡,并未看见流民,反倒瞧见许多商贾,热闹非凡,倒是奇怪?”

    “朕想亲自去良乡看看。”

    弘治皇帝命牟斌和萧敬准备,拟了一道旨意,今日不上早朝,由内阁暂为代政。

    弘治皇帝换上便服出宫,李东阳和萧敬等人陪同,只有弘治皇帝和李东阳乘着轿子,其余人等跟随。

    轿子里头很热,还没走出京城弘治皇帝就大汗淋漓,走一段要歇一歇。

    到了昨日的大石处,李东阳命人停轿,走到弘治皇帝的轿旁。

    “朱爷,先下来歇一歇。”

    “真热啊,有个西瓜就好了。”弘治皇帝感叹。

    萧敬暗怪自己办事不力,给弘治皇帝狂煽扇子。

    李东阳道:“再往前走,就有茶馆了。”

    正在这时,一顶破破烂烂的轿子,在几人面前慢悠悠经过,轿窗上装有玻璃,轿底还不停漏水。

    弘治皇帝眼睛看直了,纳闷:“还有这样的轿子?”

    萧敬认出来:“是严成锦的轿子!”

    严成锦坐在轿子上,听到自己的名字,撩开轿帘一看后视镜,弘治皇帝和李东阳坐在路边乘凉。

    他连忙命人停下轿子,下轿子行礼:“见过朱爷,朱爷怎会在此?”

    “来良乡看看。”

    萧敬上去瞧为何这轿子漏水,凑到严成锦的轿子旁,好奇地瞅了一眼,惊喜:“陛下!这轿子凉快!还有西瓜!”

    弘治皇帝来了兴致,走到严成锦的轿子旁,伸手进去,清凉从手上传来。

    “朕坐你的轿子。”

    严成锦坚决摇头:“陛下是九五之尊,岂能坐这样的破轿子。”

    不是不想让弘治皇帝坐,而是里头有许多门道,摸了之后,没准还会射出几个飞镖来。

    真怕给弘治皇帝射死……

    好吧,其实也不想让弘治皇帝坐。

    弘治皇帝微笑道:“今日微访,就不讲究了,朕跟你换一顶轿子。”

    “朱爷坐也无妨,还请朱爷,勿要碰轿里的东西,勿要碰轿里的东西,勿要碰轿里的东西,勿要碰轿里的东西。”

    “你为何要说四遍?”弘治皇帝皱着眉头。

    “重要的事情,要说四遍。”